4月4日,途牛旅游網向SEC遞交了IPO招股文件,正式開啟赴美上市旅程。本次首次公開發行,途牛計劃籌資1.2億美元,是今年以來待上市企業中籌資額較小的一家。不過分析人士圍繞其估值產生一定分歧,預估值落差較大,看法眾說紛紜。在還原途牛的業績和業務模式後發現,途牛雖然虧損,但情況倒也沒那麼不樂觀。
  途牛所從事的業務是在線休閑旅游,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真正的旅游零售業務,直接切入具體旅游產品,而非攜程和藝龍那樣的酒店及機票預訂。這個業務相比攜程藝龍的輕模式而言,是在線旅游中的較重模式,目前的滲透率還不高,市場高度分散,但未來幾年會保持一個較快的增長幅度。
  途牛的最大優勢,就是在這一碎片化的市場中,擷取了最大一塊,在線上跟團游市場占到了17.6%的份額。途牛70%的交易額來自海外,是馬爾代夫最大的在線旅游零售商,每10個去馬爾代夫的中國游客,就有一個是途牛帶去的。
  與攜程主做一線城市不同,途牛40%的業務來自二線城市,未來將會超過一半。這是途牛有意識在與巨頭保持距離,做差異化業務方向以獲取生長空間。雖然途牛目前並沒有做到很大,但至少在在線旅游的細分領域,途牛還是積累起了相當程度的優勢和地位,還未有可見對手被市場認知。
  途牛的線下服務模式較重,線下有數百個旅游顧問,外加十幾個旅游中心。在線跟團游的一大問題是,如何能有效控制服務過程,以做到最好的用戶體驗。在現有條件和環境下,除了多支出一些成本去做以外,別無他法,這似乎也是造成途牛在成本上居高不下的一個原因。當然,這對於競爭對手而言,也是一個不低的門檻。
  在線上,途牛的模式做得相當輕,不去接入過多業務環節以保持聚焦,將旅游過程中的各個環節分解出來開放採購,自己則專註於旅游零售服務。這樣的業務模式安排,主要目的還是為了保持業務上的競爭力,迴避業務線拉長的風險。在拉攏眾多供應商進來一起做的同時,途牛還是A股上市公司眾信旅游第一大客戶,交易額已超過眾信旅游,而增長速度則是其兩倍。
  途牛過去三年的總營收為,2011年7.72億元,2012年11.20億元,2013年19.62億元,數據顯示其增長已進入加速狀態。途牛同攜程雖然同屬在線旅游陣營,但途牛對業務的深度介入程度,又使得途牛在業務模式上更接近於零售電商,跟團游旅游產品相當於途牛從旅行社進貨,再出售給消費者,而非對B端和C端客戶的簡單撮合。因此,在營收確認方式上,途牛與攜程有所不同是正常的。
  與零售電商普遍經營狀況不同的是,途牛已多年將營銷費用控制在交易額的3-4%之間,若用電商標準去審視,這無疑已算得上是優秀了。而在毛利率方面,途牛也是迅速增長的,這一數據在2011年為3.1%,到了2013年已升至6.2%,這意味著途牛的業務量在迅速放大,已開始具備規模優勢,可以通過效率提升及成本縮減來降低虧損額度了。
  途牛過去幾年雖然每年虧損金額都在1億元左右,但虧損所占比例整隨著規模增長而不斷降低。虧損率按交易額計算僅占2%左右,距離盈利已經很近了。雖然目前途牛還不盈利,但現金流一直為正,去年正向現金流1.17億,截止去年底企業賬面現金7億多,超過成立以來所有融資總額。當然,這其中有一大部分是需要支付給旅游企業的應付賬款,途牛自有資金在3億元左右。
  途牛在沖關美股時交出的這一份答卷,數據層面看上去平淡無奇,但很容易讓人想起當年同樣虧損上市的唯品會 。人們按在線零售電商的標準去審視唯品會時,往往會發現其狀況慘不忍睹,但唯品會的概念具有唯一性,在細分市場占有一席之地,上市後在股價上已有所表現了。途牛目前的情況,與之相似。
  在線旅游市場發展十幾年來,人們應該認識到一個事實,即攜程並非唯一可行的模式。像途牛這種與線下業務結合緊密的在線旅游,其實也不失為一條可行的道路。當然,途牛的問題也在於在細分領域缺乏競爭對手,這直接導致了市場對其模式理解不夠,在估值問題分歧很大的狀況出現。
  在攜程和藝龍激烈競爭的格局下,途牛能夠脫穎而出,其實對整個在線旅游市場是個好事。正如當年YY在騰訊的重壓之下成功上市一樣,差異化的服務找到生存空間,總是能帶給人以希望的。
  來源:南方網【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途牛能否成為在線旅游的唯品會�
創作者介紹

胡杏兒

mk44mkyv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