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雲《中國青年報》(2014年12月26日09版)
  2012年6月5日,廣東東莞,特戰隊員們在泥水中進行捕俘訓練。CFP供圖(資料圖片)
  2014年,如果再以強度、密度或者若干個首次、動用多少兵力來解讀中國的軍事演習,顯然已經外行了。在過去的幾十年,中國軍演已經悄然完成了從政治宣示、彰顯信心決心,向聚焦實戰、提升戰鬥力水平的轉變。
  特別是自確山軍演以來的10年,中國軍隊積極探索戰爭規律,軍演逐步成為軍事訓練的主要手段,基本實現實戰化、常態化。
  2014年,如果要用一句話盤點中國軍演,那就是:軍事訓練從量變到質變的時刻到了。
  實戰化成年度最牛標簽
  2014年3月,經習近平主席批准,中央軍委印發了《關於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的意見》,要求全軍部隊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大力轉變訓練作風,使訓練最大限度貼近實戰。意見還指出,要堅決剋服以犧牲戰鬥力為代價消極保安全。
  從年度軍演來看,全軍部隊狠抓實戰化訓練,至少能有3個方面可圈可點。
  首先是戰場環境設置的實戰化。不插紅旗、不寫標語、不搞閱兵已經不是新聞,如何構建逼真的戰場環境是今年演習的一個看點。
  在“聯合行動-2014”演習中,退役坦克、裝甲車成了“活靶子”“真靶子”。這些“活靶子”安裝了遙控裝置,時速可達15公里,基本與坦克裝甲車輛移動射擊速度相同。想打中它們,自然比以前打用帆布蒙成的假目標難度大得多。
  除此之外,演習中每一個“敵”碉堡、火力點都是真實構建,山頭上用石灰塗出來的陣地編號也沒有了,這使得目標識別變得困難。演習共設置了600多個實物靶標,其中裝甲集群靶標由100多台退役裝備組成,退役裝備包括坦克、火炮、步戰車等。不僅要真打,打完了裝備分隊還要上前評估毀傷效果,組織搶修,讓坦克再動起來。
  其次是課目設置的實戰化。簡單地說,就是要把“演為看”變成“演為戰”,仗怎麼打,演習的課目和進程就怎麼設置。這樣一來,以前排山倒海、氣壯山河的壯觀場面就很難看到了。
  多場演習中,臨機課目越來越多,甚至是不設置預案。在“火力-2014”中,演習導演部為正在向陣地機動的某防空旅臨機設置了“路遇車禍”的課目,考驗指揮員在機動途中突然遭遇道路堵塞後,如何組織進行部隊疏散隱蔽、防敵衛星偵察、救護傷員,同時按時到達指定地域。
  最後是訓練器材的實戰化。實兵對抗演習占了2014年中國軍演50%以上。這種背靠背的紅藍對抗,最逼真地模擬了戰鬥實施階段的各個要素,是全面檢驗部隊戰鬥力水平的重要手段。
  如今,各種模擬對抗器材已經成規模成體系地裝備到各大訓練基地,除了單兵激光交戰系統不再局限於一個排、一個連,突擊炮、裝甲車大型武器裝備也採用了模擬交戰設備,火炮等間瞄武器的模擬交戰器材研製也取得較大進展,進入了試用階段。這些先進技術和裝備的投入應用,使中國軍隊的實戰化訓練水平進一步提升。
  軍兵種聯合向縱深推進
  如果說前些年,聯合指揮、聯合作戰還僅僅是一種概念,那麼在2014年,大陸軍思想正在被大聯合取代。作為軍事演習的最高形式,聯合演習參演要素最全、演練內容最複雜,組織實施起來難度大、風險高,對指揮員的指揮控制能力、專業素養要求也很高。
  2014年3月,中國軍隊成立了全軍聯合訓練領導小組,統籌計劃和組織實施全軍的聯合訓練工作,並負責檢驗評估聯合訓練效果。有軍事專家認為,全軍聯合訓練領導小組的成立,促進了我軍聯合訓練在戰略、戰役和戰術3個層次的融合。
  2014年,中國軍隊聯合軍演的代表作當數“聯合行動-2014”。解放軍總參謀部全年共組織了7場冠以“聯合行動-2014”的聯合演習,動用了幾乎陸軍所有兵種以及海軍、空軍和二炮部隊,武警、民兵、預備役部隊也參與了部分場次的演練。這在我軍歷史上算是最大規模的演習。
  在“聯合行動-2014”軍演中,空軍、海軍的力量使用不再從屬於陸軍,真正體現了主戰角色,地面上陸軍開展進攻或防禦,天上空軍根據地面臨機指示進行空中火力打擊。同時,各參演要素按照戰爭的進程,衛生勤務單位演練戰場救護,軍需供給部門演練保障數萬大軍的後勤補給,政工部門演練戰時對敵宣傳、俘虜甄別、獎勵撫恤。
  連貫起來,就是一場完整的戰爭。
  2014年聯合演習還有一個重要成果,是把集團軍一級的指揮所,從組訓者變成受訓者。這一變化,使我軍的聯合訓練變得更成體系,也使組織指揮難度加大,組訓內容更複雜。
  為解決指揮層次的聯合問題,空軍、海軍指揮員坐進陸軍集團軍的指揮方艙里,組成聯合指揮所,共同制定作戰計劃,根據演習進程協調兵力行動和火力打擊。前些年,中國軍隊也曾嘗試在戰役指揮所預留了軍種指揮席位,但在實際指揮中,仍然按照計劃協同組織作戰,離真正的聯合尚有差距。
  無可諱言的是,中國軍隊的聯合演習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觀念上已經高度一致,接下來就是要懂得如何去聯合,知道如何使用各種火力和支援保障力量。如果作戰任務需要,排長、班長、甚至單兵,都要有條件、有能力呼叫來自空中、地面和海上的火力打擊。
  分解動作突出專攻精練
  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的中國軍演中,出現了若干場次專業性演習,被軍事專家們解讀為“分解動作”、“專攻精練”。
  8月,全國人防系統在南京舉行了代號“金盾龍盤-2014”實戰化演練。演練以“敵”對我沿海重要城市和重要經濟目標實施多種手段空襲為背景,將來自全國各地的200多名人防指揮幹部混合編組成一個省級人防指揮所和兩個城市人防指揮所,重點組織演練了省、市兩級人防指揮機構按照聯合防空部署,進行平戰轉換、修訂防空方案、組織人員疏散、開展信息防護和搶救搶修,以及進行城市燈火、治安和交通管控等內容。這次演練首次採取基地化訓練、實戰化演練的方式,是我國人防組訓模式的一次重大改革。
  9月,我們在北京、南京、福州、寧波等多地同步舉行了代號為“雲海-2014”氣象水文實戰化聯合保障演練,參演單位包括各軍兵種和相關軍區的氣象水文部(分)隊,以及國家海洋局、中國海警局的氣象海洋部門。演練嚴格按照戰時力量編成和指揮協同關係,科學設置軍事行動戰役進程和主要作戰行動氣象水文聯合保障方案計劃,通過專攻精練,提高了我軍氣象水文聯合保障能力。這是自2013年首次舉行全系統、全要素、大規模的“雲海-2013”氣象水文保障演練後,氣象水文系統組織的第二次大規模演習。
  還是在9月,代號“衛勤使命-2014”的綜合衛勤保障演習在北京軍區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此次演習分為4個階段,陸海空13支機動衛勤分隊,依據陣地進攻戰鬥過程,重點演練接敵展開、信火打擊、前沿戰鬥、縱深戰鬥時的衛勤保障行動。在每個階段,根據紅藍雙方對抗的激烈程度,戰救信息系統將隨機產生傷情不一、數量不一的傷員。
  2014年,海軍在西太平洋海域的演練已經常態化,空軍航空兵部隊開展自由空戰演訓活動也已不是第一次,陸軍的炮兵、防空兵、工程兵等兵種,以及通信、陸軍航空兵、測繪、電子對抗部隊也陸續組織開展了類似的“專攻精練”。全軍民兵和預備役部隊也連續進行了7場比武考核,預備役部隊組建30多年以來首次同台競技,首次實現民兵預備役防空群全要素參加、全系統聯動。
  根據公開報道,全軍類似的“分解動作”全年進行了20場次以上,各軍區和部隊自行組織的更多。“分解動作”突出了專業化,強調細節,重在夯實基礎,對開展聯合訓練和聯合演習起到了重要支撐作用。
  檢討之風彰顯求勝精神
  既然是以能打仗打勝仗為目的而舉行的軍事演習,復盤檢討必然成為重要環節。
  早在10年前,中國軍隊在確山軍演中首開“雞蛋裡面挑骨頭”的檢討之風,已經逐步形成了少談成績,甚至只談問題的軍演風氣。
  在“跨越-2014”演習中,每場次演習結束之後,部隊沒有直接打道回營,而是就地復盤檢討,用數天時間逐級查找問題和不足。有的部隊甚至被導演部挑出了上百個毛病,有的總結大會開了90分鐘,只有5分鐘講成績,剩下的時間全講的是問題,講得指揮員汗流浹背、坐立不安。
  陸軍第31集團軍在演習後集中7天時間進行檢討式總結,強化鐵面問責,2014年先後對216個單位和個人進行問責,3名旅長、團長因組訓不力在集團軍會議上作檢查,兩名軍官受到行政警告處分。
  “火力-2014”演習則始終貫穿“重檢驗不重評比,重實效不重形式,重檢討不重輸贏”的訓練理念,成立了一支由訓練專家組成的第三方點評組,專門負責挑刺找不足。大到企圖立案、戰鬥決心,中到指揮流程、營地開設,小到士兵的戰鬥著裝、指揮口令,均從頭到腳地點評一遍。
  應該說,檢討之風在中國軍隊的演習中已經自上而下形成慣例,以前一場演習搞完都要開個慶功會、表彰會,現在都被覆盤檢討會取代。不僅是打輸了要檢討,打贏了也要檢討。“海上聯合-2014”演習結束以後,參演的海軍鄭州艦因表現出色,受到了指揮部的通令表彰,但演習結束當天,鄭州艦仍然自己組織召開了復盤檢討會,總結了5個不該出現的失誤。
  儘管制定科學、量化的考核標準是我軍乃至全世界軍隊軍事演習的一個難題,在檢討中難免會有讓參演部隊不服氣或覺得受委屈的地方,但嚴格務實地挑毛病找問題,對於數十年未經戰爭洗禮的中國軍隊來說,無疑是利多弊少。
  相關文章
  2014年之明星武器:裝備研發奔馳在快車道上
  2014年之軍事外交:自信地走上世界軍事舞臺
  (原標題:2014年之中國軍演:把和平積習趕出訓練場)
創作者介紹

胡杏兒

mk44mkyvl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